访青岛大学语言学教授、威海人戚晓杰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
2015-03-01 07:30:03    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晚报
从“老三届”的大学生到大学教授,从对语言学的一知半解到科研成就硕果累累,如今,从高区走出去的55岁的戚晓杰已在语言学领域辛勤耕耘三十余载,发表具有影响力的论文百余篇,出版著作(包括参编)十余部,多次获得青岛市社联、山东省教委、山东省社联社科优秀成果奖。

  本版图片均由戚晓杰提供

戚晓杰

  ◎记者 王春苗

  从“老三届”的大学生到大学教授,从对语言学的一知半解到科研成就硕果累累,如今,从高区走出去的55岁的戚晓杰已在语言学领域辛勤耕耘三十余载,发表具有影响力的论文百余篇,出版著作(包括参编)十余部,多次获得青岛市社联、山东省教委、山东省社联社科优秀成果奖。日前,记者连线戚晓杰,听她讲述与语言学的不解之缘及对网络新词的看法。

  谈经历

  受益恢复高考及名师指引

  拨通戚晓杰的电话,她细腻柔美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,顿时将她与记者的距离拉近了不少。“能取得今天的成就,可以说,历史机遇和名师指引尤为重要。”谈到她的求学和研究之路,戚晓杰如是说。

  为了留在父母身边,1975年底,刚上高一不久的戚晓杰被迫放弃学业,进入威海市木器厂,成为一名工人。两年后,国家恢复高考,稳定的工作并没有使戚晓杰放弃继续深造的机会。她借来高中教材和高考复习大纲,凭借超强的学习能力,自学了高中全部数学课程和高考考试科目。1978年,18岁的戚晓杰考入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,成为那个时代人人羡慕、家人深以为荣的大学生,并自此开启了她语言学的学习与研究之路。“高考对于我的人生来说,真的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,如果当初没有考上大学,后来的我可能就是一名普通工人,甚至还要面临下岗的苦恼。”戚晓杰说。

  大学时,戚晓杰凭借个人的学业优势,对那时很多人不太看好的语言学课程情有独钟,并在做毕业论文时,毅然选择了语言学方向。“写毕业论文时,高更生教授对我的想法大加赞赏,这更使我坚定了走语言学之路的决心。”戚晓杰说,从那时起,她便开始收集跟语言学相关的趣事逸闻,并对语言学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。

  抱着对语言学的一腔热情,戚晓杰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考取了兰州大学语言学硕士研究生,并师从我国著名语言学家黄伯荣先生。“黄先生在语言学界称得上是泰斗级人物,他治学态度严谨,为人谦和,这些都对我产生了极大影响。”戚晓杰说。1987年,硕士毕业以后,戚晓杰被分配到青岛大学任教,而那时,年逾花甲的黄伯荣也恰巧要调动工作。生性喜爱大海的他,在得知青岛大学这一初创不久的大学后,欣然前往。

  在跟随黄伯荣学习和与其共事的20多年间,戚晓杰得到了黄先生的关爱与帮助。天资聪慧、自身努力加上“高人”指点,戚晓杰的语言学之路越走越宽。

  谈成就

  参与编写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

  在教学与研究的过程中,戚晓杰仍不断求进,2003年成为近代汉语语法研究大家冯春田教授的博士生,并于2006年取得山东大学汉语言文字学博士学位。在语言学的研究之路上,戚晓杰的学术成果更是卓然,但最令她引以为豪的事情,当属参编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教材。

  对于外行人来说,也许一本大学教材再普通不过了,但对于业界人士来说,一本教材能风行36年,总发行量达600多万套,的确创造了汉语教材编写的神话。提到现代汉语,人们必然会想到黄廖本,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哺育了几代学子,很多人也正是通过黄廖本教材走向语言学研究之路的。

  2010年10月,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增订五版发行,并增加了3位新编者,戚晓杰便是其中之一,由此成为黄廖本教材建设与发展的生力军。直到现在,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仍是一部在海内外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教材,充满勃勃生机。2011年被教育部评定为普通高等教育精品教材,2012年获批“十二五”国家级规划教材。

  “参编黄廖本《现代汉语》教材,在我的学术之路上称得上是颇引以为荣的一件事,我将一些新的研究成果融入其中,而且参编的过程也是历练的过程。”戚晓杰说,此外,她还参编了由黄伯荣主编的《汉语方言语法类编》,并任该著作的副主编。这部由青岛大学中文系教师撰写的“大部头”文献,集汉语方言语法事实研究之大成,在学术界产生了巨大反响,被当今学术界广泛引用,是汉语语法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参考文献。

  谈语言

  对新兴词汇兼容并蓄

  “现代汉语语法是一种方法论,它可以指导人们的语言表达实践,对留学生而言,更是探究汉语奥妙的一个法宝。”戚晓杰说,但语言并不是一成不变,而是不断变化和发展的,近几年的新生词汇便是语言发展的体现。

  对于新兴词汇,身为语言学教授的戚晓杰并不排斥,而是抱着一种“取其精华,弃其糟粕”的态度客观看待。戚晓杰说,新兴的语言现象和不规范表达有所不同,很多词汇和语法现象都是随着社会发展逐渐被认可的,如“工作中”“营业中”等语法结构的使用,在改革开放前是见不到的,而在当今社会却是寻常的用法。

  起源于网络语言的新兴“被××”结构,因其表现力强,为广大民众所热用。在看到这一语言现象后,戚晓杰曾专门撰文,研究“被幸福”“被退休”等词语的语言构成机制和深层驱动原因。她认为,新兴“被××”打破传统结构模式,激活了“被××”这一传统结构形式,提升了汉语表现力,是传统“被”字句的一种理性变异,有着很强的生成性,可以预见,其在汉语中可以生根、久存。

  同样,新兴的网络新成语“喜大普奔”“累觉不爱”“十动然拒”等,戚晓杰也抱有十分宽容的态度,并在与年轻人的交流中加以使用。“网络新成语包含着汉语超常表达的技巧,内中闪烁着汉语运用智慧的光芒。作为现今一种广为流行、影响深远的语言形式,网络新成语值得我们观照、深思。网络新成语不会成为过眼烟云,转瞬即逝,在汉语运用的历史长河中,它一定会留有存在的痕迹。”戚晓杰说,在与人交往时,适时使用网络词语还可以拉近人与人的关系,使交流变得轻松愉悦。

  谈感悟

  做学问的前提是做人

  在语言学领域耕耘30余载,戚晓杰对汉语本体有着独到的感受与研究思路,站在各种不同类型的讲坛,她都能深入浅出,引人入胜。本着实用、可读、科学的原则,她将语言研究成果与使用汉语的人共享,让他们感受汉语,获得新知,导引实践。

  戚晓杰的学术成果固然显著,但在学术成就背后,她更看重人格的培养与修炼。“做学问首先要做一个正直的人,做一个令人尊敬的人。”戚晓杰说,在她多年的求学和研究道路上,这是令她感触颇深的一句话。

  1985至1986学年的秋季学期,戚晓杰是在全国著名学府北京大学度过的,跟随北大85级研究生班,亲耳聆听了我国语言学名家朱德熙、叶蜚声、陆俭明、徐通锵、石安石、索振羽、吴竞存、陈松岑等先生的课程。在跟随这些大家领略语言学研究无限风光的同时,戚晓杰心中产生了更为深刻的体悟:包括黄伯荣、高更生在内的诸多学者,他们的学术成就令人钦佩的同时,人格魅力更是令人敬仰。

  “无论什么时候,做人都很重要。也许是因为威海人与生俱来的厚道,也许是学校环境相对纯净的原因,我总是不喜欢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。有时候,人单纯了,那些复杂的事情也就变得简单了。”戚晓杰说,只要真诚待人,就会感受到人性的美好,就会得到应有的关心和爱护,在学术上尤是如此。

  戚晓杰的老家是高区怡园街道戚家钦村。在谈到故乡的时候,她说,威海给了她自豪的理由。真诚朴实的人民,洁净清新的环境,这一切,都是她为之留恋的原因。由于她的根在威海,将来退休后,她会考虑移居威海,重温儿时的美好回忆。

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晚报
编辑: 筱月
相关热词搜索:
热点新闻
频道推荐
  • 威海找工作 就上威海人才网
    威海找工作 就上威海人才网
  • 威海楼市、楼盘、新房价格尽在威海房产网
    威海楼市、楼盘、新房价格尽在威海房产网
  • 新华保险 关爱人生每一天
  • 冬季易患六种疾病 如何预防避免?
    冬季易患六种疾病 如何预防避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