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驴 旧时农家棒劳力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文
2015-01-18 07:30:50    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晚报
在生产力极低下的年代,荣成农村很多家庭都喂养毛驴。较富裕的农家一家喂养一头,差一点的两家喂一头,这被称作“两条驴腿户”,驴腿多少成为那时衡量一个家庭生活水平高低的标志。记得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我村??二百多户人家就喂养毛驴一百多头。

  ◎王禄礼

  在生产力极低下的年代,荣成农村很多家庭都喂养毛驴。较富裕的农家一家喂养一头,差一点的两家喂一头,这被称作“两条驴腿户”,驴腿多少成为那时衡量一个家庭生活水平高低的标志。记得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我村??二百多户人家就喂养毛驴一百多头。

  家有毛驴干活省劲

  农民喜欢毛驴,是因为毛驴性情温顺,易饲养,能帮助他们干活。农事上,毛驴减轻了男人们搬运之苦;家务上,毛驴代替了主妇推磨、压碾之累。家里有头毛驴,日子就过得轻松,有滋有味。

  记得我小时候最惬意的农活是春天赶毛驴送粪。大人们把驮篓装满土粪,我把缰绳搭过毛驴背,不用牵引,毛驴会乖乖地一直向自家地里走去。我跟在毛驴屁股后面,一路听着驴蹄踩踏路石的“嘎噔”声;春风吹拂着,夹带着山野里的嫩草味,我随手折下路边的柳条做成口哨,边走边吹。连续三五天下来,几亩春茬地搬粪这项力气活儿,我一个孩子在毛驴的帮助下便轻松完成了。

  那时,推磨实在是农妇们繁重又难却的家务。家口大些的,主妇们不得不分黑白地在磨坊里转圈。而家里有头毛驴,这问题便好解决了——把毛驴驾上磨道,蒙上驴眼,毛驴便会一股劲地拉着磨转悠。一天下来,磨的面够一家吃上半月一月的。特别到了年关,不是毛驴帮忙,要把三五升小麦磨成面粉,还不把主妇累煞!

  最难忘的是打麦场上父亲驾毛驴打麦的情景。晒过几个日头的麦穗均匀地铺晒在场院上,毛驴拉着石砘向前走,石砘便在麦穗上欢快地滚动起来。火辣辣的太阳晒烤着,人和毛驴都是一身汗。父亲扯着嗓子吆喝着很好听的号子:“哎咳哟……哎咳哟!”毛驴很兴奋,翅起尾巴在场上转圈,有时也嘶叫着,场院边林间的知了也凑热闹鸣叫着。每年打新麦这一天,午饭都在场边树阴下吃,而且总不变样,吃的是新麦面的大饽饽——那是主妇提前搓下的麦粒做的;这天毛驴吃的也是新麦麸拌的草料。那情景,那场面,真是其乐融融!

  女人骑驴回娘家最展扬

  旧时妇女多是小脚或“半解放脚”,要走上十里八里山路回趟娘家,真是一件要命的差事。而女人骑着毛驴回娘家,却是一件既体面又舒服的事。

  深秋,地里的庄稼收拾妥了,女人打算回娘家看看。头天晚上,男人就给毛驴添草加料。第二天天一亮,便备好毛驴——给毛驴披上绨,架上架,驴背上裹上大红毯子,绑好驮篓——这不是装粪的那驮篓,是专用的很讲究的大驮篓。再给毛驴脖子上系上红飘带,挂上铜铃铛。早饭一过,女人打扮一番,把孩子和带给娘家爹妈的礼物分放在大驮篓里,踏凳跨上驴背,在邻里们羡慕的目光里迎着初升的太阳向娘家走去——我相信,这是那个时代农村妇女们最开心的事。

  日夜获得精心照料

  每年从阴历三月开始,毛驴要换吃青草,这叫“放青”。割驴草成了我童年时代的一部分。每天放晚学后,小伙伴们都相约一块上山。割青草的全过程都是在无言的竞赛中进行的。上山走在路上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挥刀斩着路边的蒿草,这是在比试谁的刀锋利。因为刀都是我们自己动手磨的,谁的刀斩不断蒿草,是不会磨刀的表现。割草时,我们都会学大人那样“放泼镰”,这个姿势割得快,而且能割下很浅的“底草”,不过技术难度也大,不小心还会割破手指。下山时,我们都不用同伴帮忙,全凭自己的两只胳膊用力把盛满草的大篓撂在肩上,而且路上只用一只手扶,这样才潇洒,才爽快。夕阳里,我们排成一队,推着长长的身影走下山,那心情无比自在,带劲!当然,最得意的还是经过一个夏秋,毛驴膘肥体壮,别人夸谁家毛驴喂的好,自然是夸谁家的孩子勤快。

  农家与毛驴长期生活在一起,也摸透了毛驴的脾气:毛驴饿了渴了,前蹄不停地刨地,发出“哐哐”的声音,就是深更半夜主人也要披衣下炕添草饮水。人们不舍得连日不停地让毛驴干活,瞅个风和日丽的天儿,把毛驴牵出棚,晒晒太阳,先让毛驴在松软的细土上打几个滚儿,翻过来,再覆过去,然后让毛驴站起来,主人用硬条扫帚顺毛扫去毛驴身上的浮尘,有按摩作用,看得出这时毛驴很舒服,痛快地打个颤,长嘶几声。家里大人总是教育孩子要爱护牲口,尽量不打,不听话时大声喊几声就行。毛驴驮重物爬坡,人要在毛驴屁股上推,帮他一把;下坡时要不断地哼着“哦嗬……”提醒毛驴小心脚下,毛驴也确实能听懂这些。

  毛驴融入方言中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,胶制独轮手推车在荣成农村普及,毛驴便退出了农田劳作,转入家庭专门推磨压碾;再后来粉碎机在农村应用,毛驴便无用武之地了。此后虽然农村很少见到毛驴,但毛驴仍然留在荣成人的语言里。例如说人力气大,使蛮劲,就说那人“有个驴劲”;人的脾气不好,就说那人是“驴脾气”、“耍驴”,或说是“秃驴不拔橛,拔橛要人命”;说人只爱听好话是“顺毛驴”。乍一听这些话有点不雅,实际上,在荣成人的语言里,这些话有点贬里带褒的戏谑味。

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晚报
编辑: 宋惠颖
相关热词搜索:
热点新闻
频道推荐
  • 威海找工作 就上威海人才网
    威海找工作 就上威海人才网
  • 威海楼市、楼盘、新房价格尽在威海房产网
    威海楼市、楼盘、新房价格尽在威海房产网
  • 新华保险 关爱人生每一天
  • 冬季易患六种疾病 如何预防避免?
    冬季易患六种疾病 如何预防避免?